蒋介石智囊陈布雷:廉洁勤奋 女儿女婿入

我想这种处理,可能与陈布雷时任“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二处主任”有关,于是就想当然地将陈布雷导演成了很洋气的蒋介石的随身大秘书。

实情却是这样的。陈布雷只比蒋介石小3岁。他的气质是:谦谦君子、文质彬彬、朴实沉默,是典型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风骨、做派。他深居简出、生活俭朴、极少应酬,不拉帮结派,学问不错,睿智、廉洁、勤奋。他的外形特点是:身材瘦小一米六、不修边幅乱头发,常年穿着很旧的黑色长衫,右手不离三五牌香烟,走路迈着细碎的步子,左臂僵直不摆动。他常年患严重的神经衰弱,靠大剂量的安眠药睡眠,脸上带着明显的文气加病气。

事实上他与蒋介石的关系非常有意思。蒋称呼部下的习惯是:客气的,姓氏加官衔;不客气的,便直呼姓名或去姓呼名。只有对胡汉民、汪精卫、张静江等几位元老,才呼××先生。但是有一个例外,就是比他小三岁的陈布雷(1890—1948),蒋从见面那天起,就一直呼他“布雷先生”。

成为蒋幕僚前,陈布雷只是一个文笔出众的记者、编辑,是张静江推荐他和蒋介石相识的,但蒋对陈的器重,超乎一般。

那是在南昌的一天,晚饭后张静江曾对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蒋介石说:“……你要知道你的枪杆子很硬,可是你的笔杆子太软啊!”接着,张表示了对邵元冲、戴季陶、陈立夫等人的文笔都不敢恭维。他向蒋推荐陈布雷。蒋早就读过陈的文章,当即说:“布雷先生文笔犀利,析理晓畅,当今海内实无出其右者。”第二天就派人到上海去请陈布雷。

陈布雷一到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,蒋就试探性地让他写一篇《告黄埔同学书》。陈布雷二天交稿后,蒋看了非常满意。蒋介石几次邀陈从政为官,陈则以“书生论政,多不中的”婉言谢绝,只答应必要时可为蒋写写文章,并勉强答应做个司令部的秘书。1927年蒋第一次下野后到日本去追求宋美龄,邀陈同往,陈以不会日语推辞。次年蒋复任总司令,邀陈任总司令部秘书长,陈坚决不受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olddominioncleaners.com/,多布雷蒋问他喜欢什么职务,陈说自己愿意以新闻为终生职业,若不能,愿做蒋的私人秘书,位不必高,禄不必厚,只求能对蒋有点滴的帮助就行了。至于重要部门的重大职务,则不是自己所期盼的。陈只在司令部呆了个把月,为蒋写了几篇文章,就坚决要回上海做《时事新报》的主笔,并与戴季陶、邵力子、陈果夫等创办了月刊《新生命》。不到半年,北伐军攻克北京,蒋又带上陈北上,从此陈才算正式步入仕途。

陈布雷确实是个名利心淡泊的谦谦君子,他仕途最稳定的职位是蒋介石侍从室二处的主任。如今很多人不太了解侍从室这个部门,因为它人不多、位不高、名不大,甚至到这里来工作的军人都要降一至两级军衔使用。然而侍从室的权力却大得吓人,它可谓蒋介石独裁统治的机要室、秘书处、近卫队、幕僚机构、中枢神经……侍从室的两个处下设几个组(后来扩为三个处),分别负责蒋介石的生活、警卫、机要、秘书、军事参谋、政治参谋、经济参谋、外交参谋、情报参谋等诸多工作,有点像清朝的军机处。其职能,甚至凌驾于军事委员会、行政院之上,其他各部就更不在话下了。而陈布雷,实为侍从室的灵魂人物。有的人甚至认为他是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”。我觉得,说陈布雷“不是幕前大员,而是幕后蒋的重臣”可能更贴切。

一次,一个人拿着蒋介石署名的电报找的财神孔祥熙去要钱,孔看了一眼电报说:“你晓得委员长名字底下还要有几个字呢!‘侍秘二’才最有效。”官场互相推诿、不作为成风,即使是蒋介石的手谕,也经常是虎头蛇尾、有始无终。但是只要是蒋介石的名字下面加署“侍秘二”(即陈布雷的“侍二处”)的公文,是无人敢怠慢的。

在集团中,被称作蒋介石“文胆”的陈布雷也确实有着许多超乎寻常之处。

他清廉简朴,不党不派,忠诚勤奋,谦虚多谋又个性鲜明。派系林立、争权夺利,人人都想攀附蒋介石。陈布雷是接近蒋的最捷径,也是最容易讨好人和得罪人的位置。然而陈的操守竟然令各派系都很尊重他。他明里不攀附任何派系,更不暗里行勾结苟且之事。他极少抛头露面,各种宴会上很难找到他,勾栏酒肆同样没有他的身影。陈布雷要想捞钱,有的是机会,光是各种兼职薪水就是一大笔,而且当时这在内很流行,就连蒋介石都劝他兼一些职。可他只答应兼“中国文化服务社”董事长一职,因为此职没有兼职费。

陈与夫人多年两地分居,为了不影响工作,他在南京工作,把家安在上海,在重庆工作,把家安在北碚。他在南京的公馆兼作办公室,家具陈设极其简朴,不但没地毯,连地板蜡都不打;不但没华丽的吊灯,所有灯泡都不能超过60瓦。南京的夏天很热,可他连一个电扇都没有。陈个子矮,头发长且乱,常年穿着黑色旧长衫,唯独的嗜好就是抽烟。

陈很少亲自会客,除陶希圣、张治中、邵力子、孙科、张群、陈诚等这样的大员,省主席们都是由他的手下接待。说到他的“群而不党”、不拉帮结伙,有这样一件事。

抗战前夕的一天,陈立夫邀陈布雷郊游。车子开到一处僻静的楼房下,陈请布雷上楼喝茶。坐定,陈立夫便说:“布雷先生,领袖依先生为辅弼,我辈对先生道德文章更是钦佩之至。我们党内的热血同志为了拥护领袖,组织了一个小团体,素来景仰先生,今天特邀先生填表参加我们这个团体。布雷先生是谁”陈立夫把表摆到陈布雷面前接着说:“布雷先生很忙,就不要照表格中的项目一一填写了,只要先生签个名,别的项目就照先生的履历表由秘书去填好了。”不想陈布雷马上不客气地说:“立夫,我们党内不能再有小党了,你们就是为我填了表也不算数,这名我也不能签,并且我还要把这件事报告领袖。”陈立夫笑答:“领袖知道的,先生参加了,领袖不会责备你的,现在表早已由秘书填好了,你已是我们团体的成员了。”陈布雷连连摇头说:“这不能算数,这不能算数。”陈布雷向蒋介石说这件事时,蒋说:“立夫几个人组织团体的事,我知道,你能参加也好。”陈布雷还是坚持说:“立夫他们代我填表,那不能算数。”后来外面传说陈布雷是C.C成员,便是源于此事。陈立夫还到处模棱两可地散布陈布雷都支持他们的言论,他是想借陈布雷之名望来提升C.C派的威望。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

0 thoughts on “蒋介石智囊陈布雷:廉洁勤奋 女儿女婿入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